大洋新聞 時間: 2014-04-04來源: 信息時報 作者: 餘詩林 如家酒店所在大廈的1樓電梯間,事發後大門緊閉。信息時報記者 何劍輝 攝
  信息時報訊 (記者 餘詩林) 4月1日,天河區中山大道的如家酒店電梯突然墜落,導致維修工兩死兩傷(詳見昨日A04、A05)。昨日上午,記者從南方醫科大學第三附屬醫院獲悉,事故中受重傷的湯先生已短暫蘇醒,而傷勢較輕的沈先生一家則開始為籌集醫葯費犯愁。
  此外,介紹沈先生一行四人到如家酒店進行電梯拆除的河南老鄉時先生表示,當時是由如家酒店、上海永大電梯公司和他共同簽訂的三方合同。對此,永大電梯公司稱系包工頭誤解所致。如家酒店則未有正面回應。
  一重傷者已短暫蘇醒
  記者昨日瞭解到,重傷的湯先生從前晚開始已經短暫蘇醒。“傷者已經熬過了第一個危險期。”南方醫科大學第三附屬醫院醫護人員陳女士說,傷者的情況雖已初步穩定,但並未完全脫離生命危險。“他仍需要在重症監護室內觀察治療,目前不能讓家屬和他見面”。
  據悉,湯先生現在一天需要近20000元的醫療費。其兒子小湯表示,這對他們一家來說是極大的負擔。“我們沒什麼錢,現在正到處籌錢。”小湯說。
  陳女士表示,目前醫院已為患者開通了“綠色通道”。“暫不考慮費用問題,先確保傷者的生命安全,費用我們會在後期再與家屬協商”。
  “包工頭說為我們籌錢”
  昨日下午,記者在醫院還見到了左腿骨折的沈維友。相比前日的疲憊,沈維友精神好了不少,還可以做一些輕微的活動。不過,這個河南漢子眉間的愁意,卻絲毫不見減少,因為家裡的積蓄早已花得差不多。“我們哪裡還有錢,家裡還有三個娃兒要上學。”沈維友無奈地說道。
  沈維友稱,雇佣他們來的包工頭姓時(音),是一對父子,既是他們一行四人的河南老鄉,也是關係不錯的好朋友。“那天是3月31日,時家父子找到我們,說幫我們找到了一個拆卸電梯的工作。”沈維友說,當時他們一行四人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此外,從一開始,就是時家父子為他們介紹這類電梯拆除的工作。
  沈維友的妻子則稱,4月2日下午1時許,包工頭老時曾來過病房看望沈維友。“坐了大概半小時就走了,就叫我們不要在乎費用,錢他來想辦法”。
  到底是誰雇佣?
  包工頭:簽訂的是三方合同
  昨日下午,記者撥通了包工頭老時的電話。老時說,自己正在廣州四處籌錢。“現在手頭一時沒錢,必須從客戶那裡收些賬回來才行。”其稱,兒子小時目前仍在派出所配合警方調查。“不管怎麼說,沈維友他們治病的錢,我一分錢都不會少。”
  談到當時究竟是誰雇佣維修工來對電梯進行拆除時,老時很肯定地表示,是酒店和電梯公司,這兩方和他一起簽訂了三方協定。“雖然合同是我兒子簽的,但我看到如家酒店和電梯公司的負責人都在場,而且都在合同上簽了字,我兒子才簽的。”
  老時說,現在合同已被有關部門取走進行調查,因此他無法提供合同原件。“但我記得,那個電梯公司負責人姓‘韋’(音)。”
  永大公司:系包工頭誤解所致
  針對老時說的情況,記者聯繫了永大電梯公司總經理特別助理李向陽。他說,這些說法並不屬實,完全系包工頭誤解所致。“他所說的合同,實際上就是我司一直強調的電梯的銷售與安裝合同。”李向陽說,這兩份合同中,永大公司的確是主方。“但合同里沒有提到拆除的部分”。
  對於老時提到的“韋”經理,李向陽表示,公司並沒有一名“韋”姓經理。“據調查,此事中有一名‘魏’經理負責進行此項工作。”李向陽稱,這是永大公司的委托單位當中一家江蘇的企業。“這個人是溧陽溧浦公司的安裝工班負責人,寫入協議是督促溧陽溧浦公司確保把應付的安裝工人工資支付到位,同時不影響工程進度”。
  如家酒店:全力配合警方調查
  昨日下午,記者還聯繫瞭如家酒店負責人劉小姐。對於電梯安裝時並未按規定提前申報的問題,劉小姐稱,一切要等有關部門調查結果。“目前警方正在進行調查工作,我們是負責任的公司,一定會全力配合調查”。
  對於如家是否雇佣沈維友一行人的問題,劉小姐未有正面回應。
  “我們和永大是合作了十多年的公司,我只能說到這裡。”在電話掛斷後,記者再多次嘗試撥打劉小姐的電話,但均無人接聽。
    (原標題:電梯維修工竟是三方雇佣�
創作者介紹

2302

wh82whgo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