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默客
  今年34歲的王向南因生意需要,從重慶到貴州興義生活了兩年多,由於他做的是房地產生意,平日里少不了應酬,而興義深厚的酒文化讓他苦不堪言,在重慶他的酒量洗碗機也就幾兩酒,經過現在每日的“鍛煉”,已能喝上半斤左右。但前段時間,他檢查出肝出現問題後,不得不開出5000元的月薪,專門請來一個人為自己代酒。
  一個月喝45場關鍵字廣告酒,身體吃不消
  “一個月只有30天,但我平均每個月都喝45場酒。”王向南說,隨著樓盤的完工,裝潢最近他卻檢查出來肝上有囊腫。醫生說,過度喝酒很容易傷肝,應當立即停止。
  同記者提到興義的酒文化,王向南立網路行銷即打開了話匣子。
  “興義人有一個習慣,就是喝酒不吃菜,吃菜不喝酒。”王向南想起自己初到興義的第一天,朋友安排為他接風。正當他在飯桌上想一飽口福時,忽然朋友手一揮,向服務員要來“酒具”,一個G2000大碗,兩個小碗,一副牌,就開始玩起“喂飽”(興義盛行的十點半撲克游戲)。這一天,還沒看到飯菜的樣子,王向南已經醉倒在一旁的沙發上。
  幾天后,在另外幾個朋友的盛情邀請下,王向南又與他們歡聚一堂。讓他意外的是,這次上桌後,直接開飯,朋友隻字不提酒。
  就在王向南竊喜,飽飽地吃了頓飯後,飯菜還沒撤下,“酒具”又上桌,王向南又以喝醉收場。
  “後來才聽說,興義人好喝‘寡酒’。”王向南說,現在上飯桌後,已經能看到飯菜,但是免不了的“酒具”,也讓自己免不了每天喝醉回家。“有時,去第一個飯局還得悠著點,沒結束就要趕下一個飯局。”
  王向南說,在來興義前,他就聽說過一句順口溜:“興義喝酒用臉盆,拿起臉盆裝賭神。又是吹牛又喂飽,沒得上菜先放倒”。等來到這裡自己親身體驗後,他才真正明白這段話的含義。
  提到喝酒的差異化,王向南說,在重慶時,大伙也喝酒,但都是在飯桌上,每人一個小杯子,相互之間敬酒。但在興義這種大碗喝酒的方式,讓他著實不適應。在檢查出肝出現問題後,王向南想到了請個喝酒的“槍手”。
  請“槍手”代喝,5000元一月
  在身邊朋友的幫助下,幾日後,朋友為王向南找了一個興義本地的妹子小莉(化名)。
  面試中,小莉說她之前是做營業員的,每月工資2000餘元,平時下班後就喜歡和朋友去喝酒,白酒是兩斤的酒量。
  交談後,王向南向小莉開出5000元的月薪,不要求打卡、坐班、做事,唯一的要求就是需要應酬時,對方要到場,幫助喝酒擋酒。
  小莉說,她24歲,文憑不高,最初接觸酒是在高中,剛開始喝酒就發現自己不容易醉。之後,有朋友需要擋酒時,都會叫上她。漸漸地,她也做到了兩斤白酒的酒量。
  “平時我幾乎每天都要喝酒,從沒想過喝酒能賺錢。現在不工作,喝喝酒就能賺錢,還是很不錯。”小莉說,雖然知道這個不是長久的工作,但在身體能勝任的情況下,她會繼續做這份工作。
  “請來小莉一星期,我才喝了一斤不到的酒,這錢花得值。”王向南提到小莉就贊不絕口,他說,自己以前每個月下肚的酒不低於20斤,自從小莉做幫手後,他一場飯局中幾杯必須的酒喝了後,相互敬人的事小莉都可以代勞。
  此外,身揣一張醫生的疾病證明書,喝幾杯後,實在推不過就摸出證明書,稱喝酒的事需要交給小莉,大伙也就不再“為難”他。
  入鄉隨俗,也要量力而行
  說起興義市的喝酒文化,68歲的徐文老人說,他自己就喝了40餘年的酒,因為黔西南州少數民族聚集,所以造就了這種濃厚的喝酒文化。
  2012年黔西南州統計數據顯示,黔西南總人口324萬,少數民族占42.47%,其中,苗族和布依族占了很大比例,特別是布依族。
  徐文說,其中布依族、苗族則偏好飲米酒,不少民族家庭中,秋收以後,家家戶戶都要自釀幾缸米酒和糯米甜酒。米酒既供自家平時飲用,又以之待客,特別是請客時,若席上無米酒,再豐盛的席面,客人的興味也不濃,主人的臉上也覺得無光。
  布依族人以豪爽好客而著稱,一般都用罈子裝酒,用大碗喝酒,一方面顯得豪爽,另一方面也用酒顯示出對客人的重視。
  此外,徐文說,在這種風俗文化中,客人上桌後,等待飯菜需要一定的時間,這期間若是僅聊天,會讓人感覺怠慢了客人,上了酒後單喝酒又會讓人感覺單調。所以在這種民族好客的風俗中,黔西南州就演變為上桌先上酒具,客人在娛樂中等待飯菜,既避免了無聊,又能更好的加深友情。  (原標題:雇人代喝酒月薪5000元)
創作者介紹

2302

wh82whgo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